当前位置:发财竹搞笑完美谋杀
完美谋杀
2022-11-24

比尔是一个职业杀手,出道以来从未失手。他胆大心细、心狠手辣,而且出手时不喜欢闹出大动静。他原来完成的那些活儿,连警察都以为死者是自杀,未曾立案,每次都可谓是完美谋杀。

这天,一个戴墨镜的绅士找上门来,自称希金斯,要比尔干掉一个人:议员西蒙。希金斯提出条件:既要让西蒙命丧黄泉,又不能让人以为死于他杀。酬金格外诱人:先付50万美元,事成后再付另一半。

希金斯提出的条件暗合比尔的职业秉性,他几乎没加思考就揽下了这个活儿。

比尔知道中国有句古语: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,于是他开始搜集关于西蒙的一切资料。公开资料显示:西蒙年近五十,家世殷厚,连任三届联邦参议员,目前已登记报名参选州长。

既然比尔接了这个活儿,就不得不对几位州长竞选人做一下比较研究了。除了代表民主党参选的西蒙以外,还有一位代表共和党参选的竞选人加利特。民调的结果显示,西蒙的支持率稍逊一筹,但也不是没有翻盘的可能。从竞选主张来说,西蒙稍优于加利特,但西蒙的演讲才能一般,在阐释自己的政治主张时,常常词不达意。而加利特形象颇佳,讨人喜欢,演讲时睿智幽默、激情饱满,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很能煽动一些民众。

比尔差不多已猜出要西蒙性命的雇主是谁了,不过这对他来说有什么要紧?关键是他要不留痕迹地干掉西蒙,然后拿到不菲的酬金。

下一步,比尔开始实施他的行动计划。他看报得知,星期一上午,西蒙在威廉姆斯广场有一个竞选集会,届时西蒙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演说,比尔决定去看看。

周一的威廉姆斯广场人山人海,西蒙的拥趸和反对者早早守候在此。西蒙如约现身,开始了他的演讲。西蒙今天的演讲格外打动人,亲切委婉又不失激情,条理清楚又幽默风趣,看来,西蒙为了胜选,在演讲上花了一番苦功,这从他演讲水平的进步就可见一斑。现场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,连那些原本想制造麻烦的反对者也噤声了。

比尔暗忖,如果西蒙继续保持这样的竞选态势,最终鹿死谁手还很难预料。

第二天,最新民调结果出炉,西蒙支持率反超加利特两个百分点。

比尔觉得是时候实施他的行动计划了。一连数天,他潜伏在西蒙住所外的一片草丛中,像猎人一样寻找出击的机会。

西蒙的住所是三层独栋别墅,装修奢华。室外还有一个大泳池。

看到泳池,比尔心里一喜,有办法了!

此时正值盛夏,比尔注意到,每天都有西蒙的家人来泳池游泳,但并没看到西蒙,他只能继续等待时机。终于在一个黄昏,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夕阳的余晖中独自来到泳池,只见西蒙“扑通”跃下泳池,游得逍遥自在。比尔心说,机会来了!他一个猛子扎入水中,迅速潜到西蒙身后,不等西蒙浮起,一拳击向西蒙后脑,接着迅速用粗壮的胳膊锁住西蒙的咽喉。西蒙突遭袭击,开始还能反抗,呛了几口水后,渐渐失去了知觉。比尔见西蒙再没动弹,知道计划大功告成。

比尔自信这次行动没留下半点蛛丝马迹。第二天的报纸头版肯定少不了“西蒙在私家泳池不幸溺毙”的消息。

第二天,比尔到报摊买了份报纸,可翻遍每个版面,都没有关于西蒙溺亡的消息,他又买了几份别的报纸,还是没有关于西蒙的消息。比尔纳闷了:如此有影响的政治人物死亡,报纸不可能不报道,莫非那天西蒙没有毙命?比尔不敢想下去了。

过了两天,比尔在电视上看到西蒙出席活动的新闻,他才知道,西蒙真没死。他心情沮丧到了极点,出道以来,他第一次失手了!

不等比尔联系希金斯,希金斯主动登门了。“希金斯先生,你来得正好,我让你失望了。”比尔知道他是来索要酬金的,早就做好退还的打算。“不,你的表现让我很满意!这次来,我是来兑现承诺的。”希金斯开出一张50万美元的支票,“这是酬金的另一部分,请你收下。”

活儿没完成,赏金照付,天下竟有这样的好事?比尔糊涂了。见比尔疑窦丛生,希金斯安慰道:“西蒙的确没有死,但你不必自责,你的付出绝对值这100万!”希金斯临走,又想起什么,说道:“哦对了,明天有西蒙的一场电视辩论赛,希望你不要错过。”

第二天,比尔早早守候在电视机旁,加利特和西蒙的电视辩论准时开播。第一回合两人还难分伯仲,但在接下来的主持人提问环节,西蒙就明显处于下风,他的回答要么失之偏颇,要么表述不清,尤其是面对加利特气势逼人的反诘时,应对乏力,这样的表现与西蒙前几天在广场的演说判若两人。看到西蒙在电视上的窘态,再联想到希金斯强调要他看这场辩论赛,他不由猛地一拍自己的脑瓜,恍然大悟了。

原来,希金斯就是加利特竞选阵营的人。在这场很大成分依靠演讲取胜的政治角力中,西蒙早有预谋,知道自己演讲技不如人,就找了个相貌与自己一样、口才出众的替身,前几日在广场演说的就是替身出场。西蒙的政敌早就洞悉了西蒙的伎俩,他们岂会善罢甘休?所以不惜巨资雇比尔杀死替身。只要替身一死,加利特就有把握在这场竞选中胜出。虽然希金斯找比尔时指名道姓要他干掉西蒙,但真的西蒙深居简出,抛头露面的,都是他的替身,所以比尔干掉的注定只能是替身。

难怪那天没有人报警,一个小人物的死谁会把他当回事?想到这里,比尔有一种被人愚弄的感觉。

一个月后,选举结果揭晓,加利特不出所料地当选州长。如您使用平板,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